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家长网校

家长网校

警惕!孩子童年心里的疤,有一生那么长......

来源:德安县心欣工作室    时间:2017-11-16 14:35:00    浏览数:

   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这篇文章,是一位已为人父的爸爸的心灵自述,原生家庭的问题,对自己的育儿之路所带来的影响值得我们每一位深思.......
 
 
    十一期间,父母从老家来北京看我,本打算住上七天,让我带着他们在北京逛逛,结果第四天,父亲就嚷嚷着说要回去。
 
    起因是小峰,我六岁的儿子,他趁我不注意,把一整盘黑漆漆的颜料倒进了鱼缸里,我拽过他,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顿胖揍。
   
    父母疼孙子,在旁边又劝又拉,我却火气不减,直接把小峰锁进了卫生间不让他出来。
 
    小峰在里面嚎啕大哭,哭了十多分钟,父亲坐不住了,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?!”
 
    父亲不说还好,这样一说,我感觉身体里像被一撮火星子点燃了一样,轰地炸了!我像狮子一样嘶吼着:“我教育孩子,你们谁也别管!”
 
    孩子的哭声慢慢小了,屋子里鸦雀无声,盛怒中的我慢慢冷静下来,去卫生间放孩子出来,路过卧室的时候,我发现母亲坐在床上抹眼泪,而我的父亲,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,云雾中的他苦着一张脸。

 
    那一刻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突然升腾出一种报复的快感。
 
2
    父亲这一生,没爱过什么人,除了我的儿子小峰。
 
    他会把一岁多的小峰扛在肩头,即使被尿了一身也哈哈大笑;他会把鸡蛋皮剥好了,把鸡蛋捏在手里喂给小峰吃;他也会不顾国庆车多人挤,千里迢迢跑到北京来看看他的宝贝孙子。
 
    隔代亲,果然亲。我觉得只能这样解释。因为他年轻时,脾气臭得很,从来没有这样打心眼里疼爱过我和哥哥。
 
    记忆里,他爱喝酒,爱吃辣,喜欢对别人做的所有事情,横挑鼻子竖挑眼。
 
    年轻时,他挑剔母亲,经常和母亲吵架,我和哥哥长大后,就挑剔我们,嫌我们身子骨单薄,不能做农活,嫌我们没有隔壁家孩子成绩好,尽给他丢脸。
 
    有时候我写着作业,他从外面回来了,进门看一眼我的作业,二话不说就撕个粉碎,他说我字写得不好看,再写不好还重写。他根本就不会写字,他怎么知道我写得不好看!!
 
    有时候我和哥哥在外面玩得晚了点,进门迎头就被他一顿打。他有一根专门打人的木棍,平时就放在门口,不知道我们哪句话说错了,他抄起棍子就打。
 
    我小时候比较瘦弱,经常生病,但是我挺享受那些生病的时刻,因为每次只有生病时,父亲才能关掉他那张刻薄挑剔的嘴,让我过两天清净的好日子。
 
    14岁时有一次我和同学们在操场踢球,不小心扭伤了脚,父亲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匆匆赶来,把我背到医院去治疗,那是父亲唯一一次背我,我趴在他的背上,心里有种陌生感,感觉他不像是父亲,而是一个路人。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汗水的咸腥味,竟然让我有一丝嫌弃。有个声音在心里说:我的父亲是个粗人!
 
    一个没有文化的粗人,一个情绪随时失控的粗人,一个只会对自己老婆孩子拳脚相加的粗人,一个只会借酒浇愁的粗人
 
   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一个像父亲一样的粗人,我上学的时候发奋读书,立志要考出那个小村子,到更大的城市里去生活。
 
   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对我而言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,但是父亲却大张旗鼓,破天荒地在家里摆了一桌宴席。
 
    酒席间,他不停地和亲友们介绍我:“程思亮,我儿子。九月份就要去北京上大学了。”
 
    其实在父亲眼里,他不知道去北京上大学有什么意义,更不懂什么人生的追求和梦想,他觉得我给老程家光宗耀祖了,仅此而已。
 
    而对我来说,上大学意味着与父亲决裂,从今以后,我可以不被他打骂,不看他脸色,不受他掌控,而我也终于可以不走他的老路,不成为和他一样的人。
 
    但是,小峰在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,却狠狠地打了我一记耳光。
 
4
 
    有一天,老师在家长群里@我,让我打个电话给她。

 
    她说我的儿子小峰今天跟她说:他的爸爸是一个暴君,只知道打人,平时说话也凶巴巴的。“他从来不和我玩,也从来不表扬我,他一点也不爱我!”
 
    放下电话,我像被雷劈了一样傻在原地,这孩子,他说的是我吗?一直以来,我觉得自己对孩子很用心,很关心,也一直非常重视对他的陪伴和教育,为什么在孩子眼里,我竟然是这样一个形象?!
 
    晚上回到家,我什么都没说。
 
    吃完晚饭后,小峰照例要按照我给他定的规矩练半个小时的钢琴,我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,在他身边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。
 
    我就是想问问他,你觉得爸爸爱你吗?
 
    半个小时过去了,我每天催着孩子练琴,却还是第一次发现他已经弹得这么好了,我想凑上去说一声:“弹得不错!”,但是孩子从琴凳上下来,看都没看我一眼,就跑到他妈妈那里去了。

 
    我在原地怔了半分钟,突然吼道:“程小峰,你给我过来!琴弹完了,盖子为什么不盖上?”

5
 
    你们可能很难想象,光是表扬孩子这件事,我练习了多久。
 
    有时候看他做作业很认真,有时候看他自己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,有时候看到他很礼貌地跟邻居打招呼,我很想很想表扬他,但是“儿子,做的不错!”这几个字像网球那么大,堵在我的嘴里,就是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。
 
    我去咨询了一个做心理咨询师的朋友,她告诉我说,我的反应很正常,“因为你无法把你没有的东西给别人。”
 
6
 
   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如果你身无分文,你就不可能给别人钱,如果你衣不蔽体,就不可能给别人衣服,如果你没有得到过认可,就不知道如何去认可别人,如果你没有得到过爱,你将不懂如何去爱。


   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,我立志与父亲决裂,却还是不知不觉的还是走上了父亲的老路,复制了他对我的教育模式,苛责、打骂、挑剔、批判,对孩子没有耐心,不懂鼓励,让他感觉不到任何来自我——他的父亲的温暖和关爱。
 
    想到这里,我一身冷汗,同时,我也发现,在我的心里,从来都没有原谅过父亲。
 
    那个做心理咨询的朋友对我说,如果我做不到与父亲和解,这种记恨和怨念可能会影响我整整一生,尤其会深深地影响我和孩子之间的关系。
 
    但是与父亲敌对了那么多年,放下?宽恕?谈何容易!
 
7
 
    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,母亲从老家打来电话,照例是一些嘘寒问暖报平安,然后,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,母亲对我说:“你爸他……想告诉你,以后,别打孩子了。”
 
    呵呵,笑话!我爸告诉我别打孩子了?他是不是忘了以前是怎么打我的?以前有没有人告诉过他,别打孩子了?!
 
    母亲有些慌,也许是没底气,总之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:
 
    “你小时候,你爸也很后悔,他常常在家里说,对不起你们两兄弟……他没读过书,字也认不得几个,不懂怎么管孩子,就晓得打……不是有句话说吗,不打不成器……他怕你们兄弟俩长大以后没出息,像他一样,只晓得,种一辈子地……他现在半夜爬起来,都会掉眼泪,说孩子打得多了,就越打越远了,长大了也不与你亲近……别再打孩子了,对孩子好一点……”
 
    母亲的话没说完,电话这边的我已经泪流满面,我从来没有想到,也从不敢这样妄想,父亲千里迢迢从老家赶到北京,除了看一看孙子,也是来看一看我。
 
    而我,四天的时间内,连几句温暖的话都没有给过。
 
    回忆像一幕幕电影,忽然就把往事排在眼前了。
 
    我仿佛回到了17岁那年,和父亲吵架。因为一次月考失手,我下滑到了班里后几名,他喝得酩酊大醉,喝完了就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,我跳起来同他吵,吵到最后,我们都青筋暴起,尖叫着要断绝父子关系,甚至让对方去死。
 
    如今回想起这一幕,我试着让自己进入父亲的身体,去体会他当时的感受,忽然发现,抛开这些咒骂的字眼,他内心最强烈的声音竟然是:
 
 
    “为什么我这么不会表达,为什么我总是伤害孩子?为什么我明明想表扬孩子,却总是对他们挑三拣四?为什么我总是被误解?我明明是爱他们的,为什么孩子们却这么恨我?我如此孤单,如此无助,如此害怕……”


    那一瞬间,我忽然理解了父亲,就像我那天站在弹钢琴的孩子身后所感受到的无助和尴尬,想去靠近孩子,但迟迟无法迈出那一步,不也正是父亲当年心里最真切的感受吗?
 
8
 
    原来父亲是爱我的。只是他不懂得如何去爱,也不知道该怎样恰当的表达自己。
 
    为了掩饰这种无助和脆弱,他选择了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去教育孩子,哪怕承担着让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风险,也要让孩子出类拔萃,过上一种和他不一样的人生,这已经是他当年,竭尽全力所能给我的最好的教育。
 
    而我,却用了32年的时间去和他对抗,收集各种蛛丝马迹来证明他不爱我,用尽各种情绪纠葛来证明他是个失败的父亲。
 
    我用了32年的时间去恨他,与他决裂,力争在他的打压下活得越发灿烂,来证明自己不像他形容的那样不堪。
 
    我嘲笑他、蔑视他、讽刺他……然而我从没发现,在自己心灵深处,最最渴望的,其实只是父亲的一个拥抱。
 
    就像小时候,我想借助生病的机会,让他对我关心一点,想借助自己的脚伤,趴在他背上。父亲与我,从未这般亲近。
 
9
 
    现在才深深懂得了这句话。世界上的爱和恨都是共生的,如果没有深入骨血的爱,也便没有刻骨铭心的恨。


    我排斥着父亲,也认同着父亲,我企图推翻父亲的模式,却也不断在复制着父亲的模式。
 
    我爱着他,却也恨着他,我恨着他,却也成为了他。
 
    因为深深地接受了父亲对自己的不认可,我长久以来没有自信,觉得自己农村身份会被别人瞧不起,对别人无法信任,人际关系紧张。
 
    担心自己不被爱,认为自己不值得爱,甚至害怕儿子看不起自己。所以在家庭生活中,也紧紧的拿捏着自己的威严,不敢放权。
 
    心灵一旦被打开,各种心态抽丝剥茧,逐渐暴露出根源。突然明白了自己种种的执拗,种种暴躁,都源于内心对爱的渴望和匮乏。
 
    原来宽恕不是学会了放下,而是学会了理解,理解对方的局限,理解对方的心态,理解对方曾经的竭尽全力,和无能为力。
 
    对自己真正地接纳,原来不是去敌对,去抗争,去向谁证明什么,而是真实地看到自己的无助,承认自己不被爱的恐惧,明确地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求。
 
10
 
    有一天晚上,从幼儿园接到孩子,我对他说:“小峰,老师今天在家长群里表扬你了。”
 
    “表扬我什么?”
    “表扬你……作业写得特别工整。”
    “哦!”
    “儿子,你真棒!”
 
    他没说什么,蹦蹦跳跳地拉起了我的手。
 
   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只是非常自然的,并且顺势紧紧地握住了他,那一刻,我也好像变成了6岁的孩子,我走着走着,也想蹦蹦跳跳地和他一起跑起来了。
 
    我以为改变会是很漫长的事,要经过很多年的训练,没想到,真正的改变,从自己内心醒悟的那一刻开始,就发生了。
 
    我想……我想给父亲打个电话,十一他来北京时,我给他买了一双布鞋,忘了给他带回去了。

[出处:家庭教育之声]
责任编辑:王喜梅
分享到: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:江西省德安县宣传部
德安文明创建办公室:0792-4669892